程序员是什么时候变成了计算机?

3 min read
# 感受

目前的计算机只能处理电流开和闭的信号,也就是 0 和 1。但是人类的思维不只有对与错,0 到 1 之间还有无数个小数可以描述,有着无数种可能。

那为什么我的思维在趋于 0 和 1 ?


从小敏感的我,对于感情,人际关系的认知存在着缺陷,因为家庭的不完整,从富有到贫穷,像极了破落的贵族,有贵族的傲气却没有了贵族的实力,在自大与自卑的矛盾中痛苦挣扎。

于是我从小就认为必须保护自己的自尊心,一定要让别人看到完美的我。同时也极度关注别人是如何看待我。可是后来我意识到,原来大家关心的都只有自己,以及自己喜欢的人。那我为什么还要关心别人的看法?在意细枝末节的别人的感情无法对我产生任何帮助和影响,只会徒增烦恼。于是慢慢的我成了现在的我,成了不再顾及别人感受的我。


在工业社会,机器人和计算机没有人类情感,完全按照编程指令行事。少了多余的感情,效率提升是前所未有的,推进着人类社会的进步。如果人类的思维也是如此,那效率同样也是极高的,只考虑自身的最终目标,不考虑感情。

但是人类的目标究竟是什么?我的目标究竟又是什么?


自从学了编程,更是沉溺在 0 和 1 的思维中,沉溺在高效率的二元决策当中,应用于自身的生活、工作等各方面的事务处理,效率那是极高的。但是副作用也是显著的。

最直接的是,在这几年工作里发生的一些事情,我意识到我还是太年轻了。人际关系不是 0 和 1,而是 0 ~ 1,中间有无数种可能的处理方式,没有标准,全靠人类的思维主导,未来也会因此变得与 0 和 1 的处理结果有天渊之别。这大概就是蝴蝶效应吧,在未来看来,现在的决定会被无限放大。


又是从这个时候开始,很多世俗事情, 0 和 1 不能高效处理事务了,所以更要放在 0 ~ 1 的无数可能当中,寻找最合适的处理方式。这些思维的转变,就像多愁善感的年轻的我,成为计算机的现在的我一样。我便是要从现在的计算机的我,变回年少的多愁善感的我。

0 和 1 适合运用在生产上,生产不需要人类情感的参与和思考。但是我是人类,我要给予其他人更多的关爱、关怀、关心。以人为本的产品,机器人是不会自己生产出来的。

bot

Table of Contents